地方债务不用搞得太复杂,政府借钱也得还

地方债务,地方债务,不用搞得太复杂,债务就是债务,就是找别人借钱,到期还本付息。

只不过地方政府借债,主体是政府;个人和公司债务,主体是个人或股东。除此以外,没什么区别。至于地方债务的类型、用途、分类等等,@Odysseus

@杨晓怿

等人解释的已经很清楚了,我就不多赘叙。我主要试图用浅显易懂的词语去解释一下其中蕴藏的风险主要在哪里。

个人借钱得还,政府借钱当然也得还。

既然如此,有哪些风险,如何应对,其实就很好解释了。

个人去借钱,主要靠两个东西,一是信誉,二是担保。个人如果信誉好,有口皆碑,借钱就相对容易;如果能提供足够的担保,比如房地产、黄金、股票或者有大佬家族担保,借钱那就更加容易。反之,你就决不要想去借到钱。

地方债务其实也一样。换一种说法,地方债务是政府向老百姓借钱。与个人不同的是,地方政府的信用要更加可靠一些。虽然地方债务不等于国债,因为理论上他们是不同的法律主体,比如美国的州政府和中央政府,两者之间的联系就比较松散。但由于中国的政治体制的关系,所以地方政府的信用其实约略等于国家信用。

我们前面提到了,个人借款,成功的关键除了个人信誉以外,更重要的是能不能提供担保,比如房产、黄金或其他资产作为担保,地方政府同样需要提供资产作为担保。

地方 债券_地方政府债券 一般责任债券_地方新增一般债券

而地方政府的担保是什么呢?其实也是地方政府的资产,主要包括但不限于土地、税收、财政转移支付等等。同样因为政府体制的关系,地方债务有中央兜底,这算是一个体制优势。2017年中央财政工作会议之后,中央政府曾经警告不再为泛滥的地方政府兜底。但这恐怕很难做到。

目前天朝的政府信用还是不错的,主要的原因在于最近这几十年的经济一直在增长,所以尽管从98年以后,天朝就奉行所谓“积极的财政政策”,其实就是赤字财政,但由于经济高速增长,所以“积极财政政策”并没有造成过多的负面影响。

但我们也提到,积极财政政策之所以没有造成负面影响,是因为经济高速增长。但如果无法维持这样的高速增长,这里就会造成第一重风险,即信用风险。近些年国债、3A企业债纷纷打破刚性兑付,就显示出了某些不好的迹象。

土地,也没什么神秘的。其实就是所谓的土地财政。地方政府之所以敢于大规模举债,所仗恃的就是土地财政。欠债有什么了不起的?卖块地就OK了。

地方政府债券 一般责任债券_地方 债券_地方新增一般债券

这里就是第二重风险,即土地财政有无法延续的可能。随着房价越来越高,房屋自持率越来越高,土地出让金水涨船高,土地越来越贵,房地产开发的风险其实也越来越高。房地产公司买地的热情其实也是在缩减的,因为搞不好就会把自己陷进去。

地方政府举债的底气一在于土地,其二就是未来的税收。但这才是地方债务最大的风险所在。

政府那么有钱,它举债干什么?一是政府日常支出,主要是人员工资、公共建设、安全保卫等等;再就是大型项目投资。

前者是属于完全消耗的,没有产出;后者诸如高速、高铁等基建项目、大型企业项目等等,理论上是有产出的,理论上是能够自己偿付债务的,不存在债务风险。

地方新增一般债券_地方 债券_地方政府债券 一般责任债券

但随着经济下滑和疫情冲击,高企的房价使得企业经营成本大增,实际上企业经营已经非常艰难。很多企业纷纷倒闭,地方政府可以利用的税收来源已经大不如前。而很多的大型建设项目,比如贵州独山县400亿的大雷,完全成了烂尾工程。不说自己偿债,不给地方政府造成巨大拖累已经是烧高香了。

经济下滑,税收大减;经济形式不景气,企业没有盈利,也就没有税收,怎么办?难办。

没有税收,工资怎么发?发了工资,债务自然就顾不上了。暴雷其实是必然事件。

但这个雷有多大,不好说。

地方 债券_地方政府债券 一般责任债券_地方新增一般债券

用普通人的例子来做对比,就是挣不到钱,还不了帐了。

搞企业是来不及了,远水解不了近渴;能依靠的还是只有卖地。但卖地是真正的饮鸩止渴。

怎么办?我不知道。也许像日本上世纪九十年代主动刺破房价泡沫是一个办法,但这需要绝大的勇气。

提供一个数据:

002年财政赤字率为3.004%,达到国际公认警戒线3%,财政债务依存度为36.32%,超过国际警戒线上限6.32个百分点,国债偿债率18.78%,超过国际警戒线上限8.78个百分点。政府还债压力增大,财政运行面临的风险度提高,一旦负担超过一定限度,必然引发财政危机

原创文章,作者:OK财经,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yokie-paris.com/news/20210406/1317.html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