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货政司司长孙国峰:影子银行信用创造大幅萎缩

(1)影子银行信用创造大幅萎缩。根据央行货政司司长孙国峰在2015年研究论文《中国影子银行界定及其规模测算——基于信用货币创造的视角》中的测算,中国影子银行在信用货币创造中占比为20%,影子银行是我国金融体系信用创造的重要组成。2018年,受金融监管层治理影子银行风险,调整影子银行业务(如委托贷款、信托贷款)监管政策影响,影子银行体系的信用创造大幅萎缩,2018年上半年社会融资规模中新增委托贷款累计规模为-8008亿元,较2017年同期下降约1.4万亿元;新增信托贷款累计规模为-1863亿元,较2017年同期下降约1.5万亿元。(2)商业银行表内信用创造扩张受限。受资管新规、金融严监管等政策影响,商业银行庞大的表外资产需要回归表内,导致商业银行资本约束趋紧,商业银行表内信用扩张面临资本约束。(3)直接融资体系的融资功能萎缩。定向增发和股权质押融资新规对上市公司及其股东的融资行为形成约束,股权融资受限,股票市场下跌进一步加剧了这一问题;债券市场融资结构性恶化,AA及以下评级民营主体净融资额持续为负,大量低评级债券取消发行,债市融资情况恶化与债市违约增加形成恶性循环。2.地方政府财政紧缩受防控地方政府债务风险影响,2018年前三季度基础设施投资(不含电力、热力、燃气及水生产和供应业)增速仅有3.3%,较2017年同期下滑16.5个百分点。

基础设施投资(不含电力、热力、燃气及水生产和供应业)由地方政府主导,约占总固定资产投资的20%,是内需的重要组成部分,基础设施投资(不含电力、热力、燃气及水生产和供应业)增速急剧下滑意味着出现了事实上的地方政府财政紧缩局面。虽然就违约个体来说,企业自身经营不善是违约发生的主要原因,但就债券市场整体违约情况而言,共振叠加的紧缩性政策是驱动2018年债券市场违约的主要因素。2017年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增长21.0%,规模以上服务业企业利润增长24.5%,是近年来企业经营效益最好的年份,经济形势和企业经营情况并非2018年债券市场违约风险高发的主要驱动因素,始于2017年下半年并在2018年大力推进的去杠杆、严监管、防风险等紧缩性政策共振叠加才是主要驱动因素。正因为信用紧缩和内需回落是主要驱动因素,2018年债券市场违约具有行业分布不明显的特征,并且由于民营企业普遍位于产业链下游,融资渠道狭窄,承受紧缩性政策的能力较弱,民营企业甚至民营上市公司成为2018年债券市场违约的主要群体。

债券回售条款_赎回条款 回售条款_债券回售权

原创文章,作者:OK财经,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yokie-paris.com/news/20210408/1510.html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