债券回售条款 谁的错?500亿民营巨头逃不过清算的结局

谁能想到,坐拥500亿资产的全国大型民企,竟因还不起区区18亿,被搞的深陷债务泥潭不能自拔。

最后要靠破产和解,清算了事。谁的错?

01

500亿民营巨头逃不过清算的结局

自去年10月以来,陷入债券违约风波的山东邹平民营企业西王集团有限公司(“西王集团”)资金链问题一直不见有任何松动的迹象。

这几日终于传出来有实质性的重大进展。

据财新消息,西王集团以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且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为由,向山东省邹平市人民法院提出和解申请,并提交了和解协议草案,法院已受理该申请。

且法院指定西王集团清算组担任管理人,邹平市市委副书记、副市长胡云江任清算组组长,

去年9月23日,西王回售到期的10亿公司债“16西王04”,直至闭市后资金才到位。而就在回售到期的当天下午,西王集团还在于投资者谈判希望撤回回售。最终2.99亿回售,约7亿持有人在到期前选择撤销回售、继续持有,这才勉强过关。

躲过了初一却没能躲过十五。

一个月后,10月24日,西王集团“18西王CP001”的短期融资券到期未能兑付本息,规模10亿,票面利率7.7%,是西王集团首只违约债券,同时触发了其他四只债券交叉违约条款,本金合计达33亿,打破了西王“坚决不违约”的承诺。

多米诺骨牌虽然不多,但就此倒下。

过了一个月,11月28日,上清所公告称,截止27日,西王集团未能将2018年度第二期短融券“18西王CP002”应付本息8.61亿元打至指定账户。

又一违约!

西王集团,中国企业500强,内地最大玉米油生产厂家,亚洲最大葡萄糖生产商,旗下有西王置业(02088. HK)、西王食品(000639. SZ)、西王特钢(01266. HK)3家上市公司,横跨农产加工、特钢及物流、国际贸易等多个产业,总资产500亿,职工16000余人。

董事长王勇在2017年还宣称要在未来5年内,要再打造西王糖业、中再西王两家上市公司。王勇家族还以61.1亿元财富排名《2018福布斯中国400富豪榜》第386位,与儿子王棣以100 亿(人民币)名列2019年LEXUS雷克萨斯·胡润百富榜第398位。

即使违约之后,西王也一再对外宣布公司生产经营正常,职工稳定。

那么问题来了,既然如此牛掰,怎么就还不清这区区18亿的债呢?

02

铁债连环

根据西王集团2019年半年报,至6月30日,西王旗下资产总额498.31亿元,负债总额306.85亿,资产负债率达61.58%。截至2019年三季度末,西王集团总资产499.76亿元,总负债为308.97亿元。

其中上半年,西王的流动资产135亿,流动负债163.69亿。

也就说西王集团当期流动资产根本无法覆盖流动负债。但压倒西王的最后一根稻草,却是一担保铁索连环船。

2017年,同样位于邹平市的齐星集团陷入债务危机。破产时,齐星集团债务高达上百亿元,涉及金融机构三十多家。

而西王集团是齐星集团最大的债务担保方,对齐星集团及下属子公司提供担保金额达29.073亿元。

尽管在当地政府的干预下,法院裁定解除西王与齐星的担保关系,但西王仍要按照担保的10%承担责任,即担保金额为2.55亿元。

家里的存粮现金本就不多了,这有飞来横祸。西王想要迅速走出泥潭,摆脱困境,最快的方法是直接用一大笔钱砸,结清欠款走人。

但是西王2019三季度的经营活动现金流净额11.23亿元,和上年同期的68.49亿元相比下降了83.6%。

核心业务中的钢铁、淀粉糖产能过剩,财务状况每日愈下,想要自己再慢慢的挣钱还债,债权人显然没这个耐心再等了,只能是借新债还旧债。

2019年9月18日,西王集团原计划公开发行6亿元的“19西集05”债券,结果最终市场认购额仅为1.5亿元。

现金流下降、债务增加、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偿债能力受质疑,所有的事都赶在一起,让西王集团再想借钱,投资人看了看这黑洞,都不敢再借。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春节期间,西王官网显示,70岁的“老村长”还把董事长之位传给了自己83年出生的儿子、“西王少帅”王棣。

事实证明,这位“少帅”在失去父亲的庇护之后,并没有能够扛起西王的大旗。

03

西王背后的担保“原罪”

经济下行、转型升级的压力下,再加上去杠杆的大环境,现金流本来就很紧张的民企,突然再来个“互保爆雷”的飞来横祸,就如同被命运扼住的喉咙一下用力过猛,可不就命丧黄泉了。

究其原因,一石激起千层浪的原罪是区域性企业之间的互保成风。

2017年菏泽化工巨头洪业化工债务违约,后破产重整。而同属当地的玉皇化工就为洪业化工担保8个亿,后因担保而不履行,被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2019年11月21日,山东玉皇化工“16玉皇03”公司债面临回售行权,发行人仅兑付了6%的利息,未兑付回售债券本金。

主营玉米深加工(食用油)和铝合金制品的山东三星在2019年末,仅是对外担保就5.87亿元,占公司当期净资产的6.91%。

但是,被担保的企业中,山东广富集团有限公司为失信被执行人;恩贝集团在滨州交行的贷款2000万元列为关注类;富华化工在滨州交行的贷款1460万元、2000万元被列为关注类。

这些都是雷呀,万一被担保企业还不清,都是要山东三星来还的,甚至一度引发三星的“18三星MTN001”信用债在资本市场抛售。

企业之间相互担保,是直接融资找不到钱,间接融资的一种手段、途径。大环境顺风顺水的时候大家都相安无事,一旦风向有变,后果不堪设想。

说实话,外人很难统计出这些企业具体担保的数额。复杂交错的相互担保关系,明的暗的各种合同协议,谁也不知道风险会从什么地方冒出来。

即使债权人起诉至最后的法院执行阶段,会发现实控人名下的资产要么抵押,要么转移了,可供执行的寥寥无几。

这就如同曹操的八十万大军铁索连环船一样,一旦遇火,就是火烧连营,一倒一大片。到后来还要把烂摊子留个政府。政府还不一定了解企业的情况,谁也不知道政府拿钱注入的纾困基金会不会被转移走了。

所以,想好好活,远离担保保平安。

别慌!外资带着3000亿又来抄底A股了

举报/反馈

原创文章,作者:OK财经,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yokie-paris.com/news/20210408/1591.html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