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安国富意欲转型公募基金拓展“底子并不稳妥的版图”

一直期望IPO的永安期货,虽然体量甚小,但是旗下永安国富却一直是其自豪之处——永安国富自2015年以来,规模持续增长,是国内宏观量化对冲策略的典型代表,并开始跃跃欲试,向公募基金的转型。 只是,这家永安期货在招股说明书上提及了95次的私募资产管理公司,却在过去5年的发展中,暗流涌动、既充满了“边缘游走”的利益输送;又是创始合伙人之间互相排挤、最终成为资本大佬肖国平独揽大权的“典型样本”。而近日,永安国富意欲转型公募基金,进一步拓展自己“底子并不稳妥“的版图。

春节结束,一直期望IPO的永安期货来说,正在接受证监会的频繁沟通。

2020年12月18日,永安期货披露首次公开招股说明书(申报稿)。目前永安期货的资产管理规模仅为50亿,手续费收入仅为3400万;然而整个招股说明书却对“永安国富”四个字提及95次之多。自2017年开始,永安期货持有永安国富的产品高达16亿,代销永安国富的产品规模亦逐日攀升。

永安国富是谁?它和永安期货是怎样相爱相杀的关系?在民营金融逐步瓦解的大背景下,永安系是否会走出不一样的道路?而这一切又将对即将上市的永安期货产生怎样深远的影响?

永安国富的江湖地位

在量化和宏观对冲领域,永安国富是私募行业的当红“炸子基”。作为一家百亿宏观对冲私募基金,永安国富脱胎于永安期货,正因此,其早期的发展顺风顺水,短短两年左右的时间规模便突破百亿,目前规模已达400亿。

2015年初,永安期货资管部门主要人员独立出来成立永安国富。“而之所以命名永安国富,乃是在肖国平和富旭文的名字中各取一字。这也是两人关系最为密切的时期。”资深知情人士告诉老虎财经。

资料显示,富旭文最早供职于招商证券并于2005年获得新财富金融工程领域第四名。之后富旭文进入永安期货资产管理部。

根据企查查数据显示,陈峥、肖国平、徐加顺、富旭文在2015年1月成立了杭州小牛投资,并控股永安国富。然而,2015年的股灾及2016年的熔断,使得几位创始人的关系出现了微妙变化。

根据购买国富产品的投资者透露,2015年上半年富旭文的股指期货套利产品频创新高,而此时肖国平的产品却原地踏步,两人的关系开始发生了微妙的变化。股灾之后,股指期货被限仓,肖国平借此机会将富旭文清除出公司。

2016年2月26日,富旭文和陈铮退出杭州小牛,2016年4月30日富旭文出资1000万元,成立杭州正信资产管理有限公司,2018年2月16日又予以注销。此后市场上鲜有富旭文的消息。

而另外一位肖国平的左膀右臂,主管商品的投资经理徐加顺,也因为其管理的银行委外期货投资产品净值波动过大,在2017年3月离开公司。2018年7月份徐加顺加入汇善控股有限公司,任董事并持有12.25%企业股权。

这意味着,永安国富的控股股东,小牛投资的四位合伙人中,有三位在永安国富创办的第三年就离开了公司。

接连损兵折将,肖国平不得不靠内部人搭起整个投资大框架,和控股股东之间的人员交艾、裙带关系层出不穷。知情人士告知,“现任股东及投资经理叶斌,是永安期货财务总监叶元组的儿子,而叶元组也在2019年12月份退出永安国富的董事位置。”

此外,在核心投研人员出走之后,永安国富不得不给旗下投资经理进一步放权,如小牛投资现任董事及永安国富投资经理孟乐,现任永安国富上海分公司负责人。

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11月20日,年内62家百亿元级私募所展现的业绩不尽相同,36家百亿元级私募年内收益率超过了20%,永安国富年内收益表现不佳,止步于前40名。

回溯2018年,根据媒体报道,永安国富资产旗下产品整体收益率还曾创出了-20%的新低。同时,在有记录的44只产品中,已有10只产品清盘。

根据私募排排网数据显示,截止2021年1月29日,永安国富的代表作永安国富-永富15号累计收益率为68.80%,成立于2018年7月,年化收益为22.72%。由于早期产品并未公布净值,不得而知。

而根据choice数据显示,永安国富鲜少出现在A股前十大股东中,截止3月2日,永安国富仅持有长海股份、浙商中拓(子公司持有)两家公司。

精准套利与“折戟”浙商中拓

在资本市场上,让永安国富“一战成名”的是一场“折戟”。

浙江股权交易中心 私募债券业务指引_上海证券交易所中小企业私募债券业务试点办法_私募股权投资基金业务操作指引

2020年6月22日,浙商中拓的一纸《引入战略投资者并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将隐形的浙江资本大佬肖国平和他的资本集团–永安国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永安国富”)浮于水面之上。

根据交易方案,永安国富控股100%的永安国富实业认购新增发行股份6772万股,承诺锁定5年,发行价格为4.43元每股,认购资金约为3亿元。同时,双方签订5年战略协议。

相对于高瓴和高毅资本战略入股上市公司动辄一两个涨停板的表现而言,这家浙江私募行业的“新秀”并没有得到资本市场的认可。

浙商中拓在6月22日复牌当日上涨3.01%至5.48元/股,而次日却下跌3.47%,跌回至6月12日停牌价格之下。短暂的调整后,浙商中拓保持上涨趋势,最高上涨至7.82元/股。

不过事与愿违,9月24日上市公司公告,鉴于市场环境变化,公司对本次交易方案进行调整,取消交易方案中的本次募集配套资金部分。

消息一出,股价当日大跌8.08%。而这距离签署《战略协议》才3个月。在此前的战略合作公告中写到,上市公司和永安国富及永安国富实业拟在合作套保、基差管理、仓单融通、投资咨询等领域进行深入合作。

“仓促”的取消交易不免让人猜疑是否是因为战略投资者募集资金出现问题。然而根据浙商中拓的公告,截止2019年12月31日,永安国富实业资产总额6.94亿元,所有者权益6.43亿元,2019年实现净利润2.06亿元,净资产收益率47.18%,财务实力不俗。

可见,定增并不是因为财务原因被否,“而是因为永安国富的期现结合业务并没有获得监管部门的认可,也未达到证监会在监管问答中对战略投资者的界定。”上述知情人士称。

事实上,早在2015年,永安国富就希望通过上市公司平台实现期现结合套利,典型案例是如意集团。

2015年,如意集团(现更名“远大控股”)通过发行股份和支付现金购买远大物产集团有限公司48%股权(作价35亿元),从而实现100%控股远大物产并发力大宗商品贸易业务。

上海证券交易所中小企业私募债券业务试点办法_浙江股权交易中心 私募债券业务指引_私募股权投资基金业务操作指引

彼时,如意集团的股价从1月份开始启动,仅四个月便上涨了10倍,而二级市场上,五矿证券杭州民心路、方正证券杭州延安路、光大证券杭州庆春路、海通证券杭州环城西路反复上榜,换手活跃。

然而,收购完成并更名之后,远大控股的股价和业绩开始双杀,截止3月1日收盘价15.07元/股(除权价),跌破2015年44.36元/股的定增价。此外,2019年利润仅为2016年峰值时的40%左右,2020年前三季度更是亏损5225万。

至于永安国富和远大系千丝万缕的联系,这在行业内部早已经不是秘密,据内部人士爆料,“在远大系东窗事发之前,永安国富高管每年都定期参加远大组织的球会,而远大不仅是永安期货交易席位上的重要客户,也定期派员工在永安国富进行学习。”

尽管远大石化已经因操纵聚烯烃期货PP1609遭受证监会处罚,但永安系的雄心壮志更是在远大之上。

虽然收购折戟沉沙,但并不影响永安国富实在二级市场上的精准投资。根据公开资料显示,永安国富实业在2019年三季度并未进入前十大股东,年报显示其持有342万股,2020年一季度继续加仓至522万股,2020年二季度进一步加仓到714万股,预计买入均价在5元附近,目前已经获利超30%(最高获利近60%)。

20年收入5亿、秒杀易方达坤坤的百亿私募大佬肖国平

一个私募的崛起,离不开一个长袖善舞的资本玩家。在永安国富的背后,这个玩家就是肖国平。

作为百亿私募大佬,肖国平的爱好是地产和足球。而这两项爱好似乎都挺“费钱”。

企查查数据显示,永安国富的股东有三位,分别是杭州小牛投资(持股78.45%)、永安期货(持股31.35%)、杭州小犇股权投资(4.99%)。杭州小犇是员工持股平台,而杭州小牛投资的股东分别是肖国平(78.45%)、孟乐(10.9%)、范帅、叶斌、胡瑶、陈剑等核心人员。

根据永安期货在新三板上市披露的公开资料,永安国富的利润自2015年成立的3200万元大幅增长到2017年的4.85亿元。2019年继续提升到6.49亿元。

上海证券交易所中小企业私募债券业务试点办法_私募股权投资基金业务操作指引_浙江股权交易中心 私募债券业务指引

管理规模大幅扩张并未给投资者带来更好的收益,但确实给永安国富和肖国平个人带来了不菲的利润。

choice数据显示,代表作–永富15号2020年的收益率为28.65%,其余公开业绩产品与永富15号差异不大,这样的业绩远远跑输20年公募权益平均收益54.99%,但以永安国富400亿元管理规模计算,20年管理费收入在6-8亿元,按照20%业绩基准提成也高达16亿元。预计肖国平2020年个人收入或超5亿元,秒杀易方达张坤和诺安蔡嵩松。

此外,根据杭州市上城区金融人才拟认定人选公示,肖国平认定级别为A级,意味着其收入大部分能够免税。

更令人疑惑的是,肖国平将公司利润转手投入到房地产市场上。公开信息显示,2020年6月16日,杭州5宗地块集中出让。经过7轮竞价,永安国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60248万元竞得上城区(望江单元SC0402-B1/B2-12地块),楼面价14238元/㎡。

对地产的热爱还体现在投资浙江恒融房产建设管理有限公司上面,肖国平持有这家公司股份25%,巧合的是永安国富的投资人员范帅还兼任这家公司的监事。更为巧合的是,这家企业的地址位于浙江省杭州市江干区华峰国际商务大厦504室,跟永安国富在同一栋写字楼里办公。

此外,这位资本大佬对足球业充满着兴趣,担任浙江大成足球俱乐部的监事,而大成足球俱乐部的控股股东便是杭州蜗牛体育文化策划有限公司,持股94.50%。

而蜗牛体育文化策划公司的大股东是肖国平(持股60%);二股东杭州蜗牛投资管理有限公司(40%),资料显示这家公司是2013年由有多年股票及期货投资经验的专业人士投资设立,公司主要发展方向是立足证券市场的创新型对冲研究。

值得注意的是,蜗牛体育文化策划公司和杭州蜗牛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均为褚元杰,两家企业的电话号码都是一样。显然,这两家企业均跟肖国平有关。

近日,值得注意的是,永安国富萌生私转公的想法。

证监会网站显示,永安国富资产自2020年9月2日递交《公募基金管理人资格审批》,材料处于接收状态。从目前5家“私转公”的基金公司发展情况来看,分化十分严重,规模超过500亿的只有债券背景的鹏扬基金,其余博道(167亿)、朱雀(207亿)、凯石(9.58亿)和弘毅远方(18.61亿)等四家规模不大,且均面临投研实力弱、高管频繁变更,投资踩雷等舆情窘境。

通过公开资料查询,永安国富的核心投研团队人员中,孟乐、范帅、叶斌、胡瑶、陈剑等5人,均未有公募基金的从业经历。转型公募,显得十分匆忙。

举报/反馈

原创文章,作者:OK财经,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yokie-paris.com/news/20210413/2092.html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