贷款五级分类的弹性与不实报告不良贷款的分类

目前,国内商业银行报告不良贷款主要依据五级分类。这是中国人民银行参照国际惯例,结合中国国情,于1998年5月制定颁布的《贷款分类指导原则》决定的。该指导原则要求商业银行依据借款人的实际还款能力进行贷款质量的五级分类,即按风险程度将贷款划分为五类:正常、关注、次级、可疑、损失,后三种为不良贷款。

一、贷款五级分类的弹性与不实报告

贷款五级分类方法无疑是一种进步,赋予商业银行更大的自主性来识别贷款的风险暴露。但在国内,商业银行会利用这种制度上的弹性来隐瞒不良贷款的真实规模。为此,监管机构与商业银行一直斗智斗勇。今年上半年银保监会就要求属于银保监会直管的国有银行和股份制银行要求在6月30日之前,“一刀切”将全部逾期90天以上的贷款计入不良。

从《贷款分类指导原则》看,次级类贷款划分参考特征的(12)款为“本金或利息逾期91天至180天(含)的贷款或表外业务垫款31天至90天(含)”。就是说,逾期90天以上的贷款应大概率分类为次级贷款(甚或是可疑和损失)。除非有明确的证据表明该贷款有充分的理由将该贷款分类为“非次级贷款”。因为商业银行是需要高度审慎来经营并报告财务状况。

监管机构明确要求从严执行不良贷款分类的政策充分说明国内商业银行存在着不能以“审慎”原则报告不良贷款余额的事实。第一、如果商业银行采用的五级分类是可靠的,那么监管机构无须为此做出特别的窗口指导。第二、在次级贷款分类的十二条参考特征中,这条具有一定的刚性,因此监管机关被迫引用以抑制商业银行隐瞒不良的操作空间。

自2013年开始,商业银行的分支机构就开始以倒贷等种种技术手段合规不合规的隐瞒不良贷款。据资深人士告知,一笔不良贷款从被基层机构识别到最终暴露在财务报告中,经历的时间可能长达1-10年。跨度和尺度之大,非局外人所能明了。

二、观察不良贷款的更佳替代指标

1、个人不良贷款余额

个人贷款余额由于数量分散,难以操控,因此,通过五级分类的弹性技术空间操控瞒报的难度较大,成本较高,因此,商业银行报告其不良贷款余额可信度更高。

2、债券违约水平

债券到期或触发投资人回售条款,这时候的还款约束是刚性的。由于投资人分散,以致于银行贷款的很多技术处理方法不适用(比如倒贷、表内变表外拖延问题暴露等等掩盖不良的技术性手段),所以能够更真实的反映企业的偿债能力。

债券还有几个特点值得注意:(1)能发行债券的企业首先在规模上较大,抗风险能力理论应该更强。(2)信用评级较高;不要简单的认为信用评级是个摆设,毕竟其提供了第三方鉴证的功能,至少是一重市场约束。(3)债券投资人都是机构投资人,对信用风险更加敏感,其竞争性的投资行为(根据标的债券发行人的信用状况进行交易,可以动态的对企业的信用风险进行定价,最早识别出高风险抛售的投资人能避免损失)能更准确的揭示企业的真实偿债能力。因此,尽管不能断言非金融企业信用债券的信用品质一定高于银行信贷资产的质量,但债券违约反映的信息更可靠,更能说明企业的真实信用水平。

三、债券市场黑天鹅频发

9月25日是债券市场的黑色星期二,共有14利源债、15金茂债、17众品SCP002、15新光01和17新光CP001共五支债券发生违约。其中17众品SCP002于9月26日偿付了本息(号称技术性违约)。

据中金报告“截至18年9月23日,中国信用债市场共52家发行人违约,实质确认违约的债券共140支,本金共1348.4亿。由于交叉违约条款不完善,这些违约的发行人目前还有未到期(未正式确认违约)的债券共502.35亿。两部分合计,违约发行人涉及存续债券量共1850.75亿,与目前非金融类信用债18.88万亿的存量相比,累计占比约0.98%。”把9月25日违约企业(众品除外)待偿还债券按前述口径计算的话,违约企业涉及的债券余额接近2000亿元,累计占非金融企业债券18.88万亿的1.059%,进一步逼近二季度末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1.86%(银保监会今日发布的2018年二季度银行业主要监管指标数据)。

四、展望

信用市场还在继续恶化。主要的证据是:(1)今年上半年,部分上市银行个人贷款不良余额同比增速很高,光大、浦发、民生和邮储都是两位数的增长,其中浦发高达24.53%。(2)债券违约率还在冲高,四季度的信用债券市场仍很凶险。

而且这是在货币政策明显转折–“去杠杆”转为“稳杠杆”的背景下发生的。因为部分企业的投机性融资甚至旁氏融资需求都由货币政策的转向宽松而得到了满足。如果延续去杠杆时货币供给紧的政策立场,信用供给紧张的局面下整体危险性当然更高。

因此,当下任何高估信用资产质量的想法都是极端危险的。我们还在风险不断释放和暴露的进程中。打开这些违约企业的财务报表可以看出,在相当一段时间周期(3-5年这些企业的自由现金流量都为负),财务失败并非是民企融资环境恶化单一原因造成的。有兴趣的,还可以看看此前的“技术性违约”的“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六师国有资产经营有限责任公司”的财务报表,近3年基本依赖筹资性现金流来支持运营,具有典型的旁氏融资特征,他们还在祖国的呵护下没有显出畸形的真实面目。过去10年债务高速累积的恶果,还没有显现出来。当然,如果经济迅速回升高速且高质量的增长(而非仅仅是稳中向好),部分企业资产质量自然存在好转的可能性。而且这是在货币政策明显转折–“去杠杆”转为“稳杠杆”的背景下发生的。因为部分企业的投机性融资甚至旁氏融资需求都由货币政策的转向宽松而得到了满足。如果延续去杠杆时货币供给紧的政策立场,信用供给紧张的局面下整体危险性当然更高。

当下任何高估信用资产质量的想法,尤其是高估银行信贷资产质量的想法都是极端危险的。因为我们显然还在风险不断释放和暴露的进程中。打开这些违约企业的财务报表可以看出,在相当一段时间周期(3-5年这些企业的自由现金流量都为负),财务失败并非是民企融资环境恶化单一原因造成的。有兴趣的,还可以看看此前的“技术性违约”的“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六师国有资产经营有限责任公司”的财务报表,近3年基本依赖筹资性现金流来支持运营,具有典型的旁氏融资特征,他们还在祖国的呵护下没有显出畸形的真实面目。过去10年债务高速累积的恶果,还没有显现出来。当然,如果经济迅速回升高速且高质量的增长(而非仅仅是稳中向好),部分企业资产质量自然存在好转的可能性。

原创文章,作者:OK财经,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yokie-paris.com/news/20210415/2242.html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