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得集团布局高端碳纤维产业链的时间规划表

康得集团布局高端碳纤维产业链的具体时间规划表,目前康得新中小投资者无法获知。但是比较清晰的是在碳纤维产业链即将完善的时候,也就是碳谷一期即将投产的时候,一系列针对康得新的事情集中发生了,这一切已经不能拿巧合来解释了。

先说康得新事件的前序。2017年9月21日,康得集团与山东省荣成市人民政府在北京签订《投资合作协议》,双方将共同出资,在荣成市建设“康得碳谷科技项目暨年产6.6万吨高性能碳纤维项目”。

在该项目签署仪式上,恒丰银行董事长蔡国华表示,恒丰银行将与康得集团进行投贷联动,为康得集团建立100亿元的产业基金,支持康得集团碳纤维产业的发展。

接着碳谷项目开动,时间是2017年11月28日。

注意,注意,注意。有个非常蹊跷的事就是,在2017年11月27号,恒丰银行董事长蔡国华被查,28号对外宣布。

我们考虑的并不是蔡国华有没有违法犯罪,而是要思考为什么蔡国华早在2016年就被实名举报过,但是都没案发,碳谷项目奠基开工前一天晚上就被查了?

你可以用巧合来解释,但是我更倾向于这是利益集团对康得集团赤裸裸的警告,就是断你资金来源。

其实同样的手段和目的,利益集团后面还采取了一次。

康得集团在纾困资金27亿迟迟没进来,肖侯承诺的30亿资金也没有兑现,这个时候,在5月7号康得集团计划推出中安信上科创板解决资金困难,5月12号钟玉被抓。

同样我们考虑的也并不是钟玉有没有违法行为,而是思考为什么在钟玉寻求外部资金解决问题的时候,卡着时间点抓人?

两次事件的时间点和手段都极其相似,目的就是阻止外部资金进入康得集团。再说回前序,碳谷项目开工的前一天恒丰银行蔡国华被查,理论上蔡国华被查与恒丰银行给予碳谷项目贷款支持并不冲突,但后续很明显,蔡国华被查导致这个100亿的贷款项目也被搁浅。

但是,碳谷项目是山东省一号工程,省委督导,所以碳谷一期项目,康得集团不可能因为恒丰银行的100亿贷款搁浅而停下来,康得集团只能继续推动碳谷项目。

(碳谷项目继续推动需要钱,这个时候,不排除利益集团趁机空手套白狼入股(或控股)碳谷,但是未果,可能钟玉就是这个时候挪用康得新资金完成碳谷一期工程的。该观点仅是推测)

时间到了2018年8月16日,康得碳谷项目一期工程价值7000万美元的高性能碳纤维碳化炉抵达项目现场,这标志着康得碳谷项目由土建施工阶段逐步进入到设备安装调试阶段。

这个时候,理论上利益集团想要直接从碳谷下手,拿到碳谷股权的可能性几乎没有了。

这个时候怎么办?利益集团只能从外围突破。

而康得新是上市公司,康得集团又高比例质押了股权,所以做空康得新,让股价的下跌,就可以让康得集团立刻陷入被动和困境,进而获取谈判筹码,拿下碳纤维产业链,同时光学膜产业链也能顺手拿下。

以上可以看作是康得新事件的前序,后面发生的一切,都是围绕康得新股债双杀和做空开展。

按时间顺序来梳理一下后面围绕做空发生的一系列事件:

1、2018年8月和12月,国际三大评级机构密集下调康得新评级,股债双杀开始。

2、股价杀跌,但是康得集团没有发生爆仓,所以利益集团发现,康得集团应该是挪用了上市公司资金用于补仓了(事实钟玉在后来也承认过这点),所以,江苏地区又集中对康得新抽贷断贷。

目的是什么,就是让你想挪用都没得挪用,逼你让出碳纤维股权或者出局。

3、11月7号,康得集团,地方政府和东吴证券的三方纾困协议签订,理论上三方既然签订了协议,康得集团是最没有理由违约的一方,因为后面有15亿债券兑付压力,康得集团没有时间和空间挑三拣四,所以这份纾困协议没有最后落实,原因很微妙。

我个人观点就是假纾困,目的就是拖住康得集团,让债务危机爆发。进而获得更大的谈判优势,为更顺利的零对价拿下碳纤维和光电股权做铺垫。

试想如果康得集团在11月不选择这份27亿的纾困,而是选择出让股权获得其他外部资金,只要获得超过15亿的外部资金,债务危机的雷没有爆,股价反弹,利益集团就没机会了。

所以这份纾困协议推出的时间诡异,11月6号康得新复牌,11月7号纾困协议就出来了,而且纾困协议里强调了一句“保障康得集团的控股股东地位”,这不正是康得集团的最想要的吗,能获取超过15亿的资金来解决即将到期的债券兑付,又能保持自己的控股股东地位,一举两得。

但是,事出反常必有妖。

确实有妖,纾困协议至今没有进展。前面说过了,自碳谷一期即将调试投产,后面围绕康得新身上的一切,都是为了做空,所以这份纾困协议签订时间虽然很早,却没有落实,目的就是把康得新拖到15亿债务爆发,让康得新股价进一步下跌。

4、债务危机没爆发,可以说康得集团获取外部资金选择相对多一些,而且时间也够,但是被纾困协议迷惑住了。

时间慢慢流逝了,债务危机爆发后,这个时候外部资金不像危机之前了,一般不会轻易进入。

这就为后来肖侯主动上门、顺利进入董事会做了铺垫。

5、康得新债务危机爆发,再加舆论关注,康得集团想要顺利转让股权,获取外部资金,相对比较难了,这个好理解,好比你有钱,你肯定愿意投给没爆发危机的康得新,如果债务危机爆发了,你肯定就会很谨慎,其他资本也一样。

但是这个时候恰恰还有主动找上门的资金方,也就是康得集团所说的候董背后的资本方主动找上门。

再一次印证了,事出反常必有妖。

6、如何有妖,大家都知道了,承诺的30亿没有到位,反而处处爆雷,其实从我们前后分析看,这个30亿承诺资金就是做局。

肖侯进来爆雷还是一开始说的,自碳谷一期完工,后面针对康得新的就是做空。

一开始是国际评级机构下调评级,后面又是内部肖侯爆雷,外部桥水基金做空,还有东吴证券高达1.1326亿股康得新资管计划,这都是铁一般的事实。

7、随着利益集团目的越来越明显,钟玉应该是明白了。

后面就是明牌了,钟玉不再指望地方政府的27亿纾困和肖侯的30亿资金,在5月7号,运作中安信上科创板解决债务问题。对方也不遮遮掩掩了,12号宣布抓人,目的还是不能让你获得资金。

8、由暗斗到明争,肖侯代表利益方提出注销大二股东股权,大二股东提出罢免肖侯。

至此,利益集团已经用尽了一切手段,做空的筹码在6.6股东大会登记的时候,桥水基金仅剩105万股,而内部配合爆雷的肖侯也面临被罢免。同时股价也开始由2.47元反弹。

9、其实这个时候,康得新投资者都看的比较清楚,肖侯代表的利益集团要出局,康得集团也迟早要出局。

如果肖侯被罢免,这个时候利益斗争停止,那么康得新中小投资者是接受这样的局面的。

这样的局面是什么呢,就是股价慢慢反弹,后续康得集团出让股权(包括其他资产)解决债务问题和资金占用问题,最终出局,由国资控股康得新。

这样的局面对中小投资者有利,康得集团也会接受这种出局的方式,一切资产归国有。

但是后面发生的事,显然利益集团是不接受当时的局面,一方面此时康得集团和康得新危机四伏,这是零对价拿下碳纤维的最好时机,另一方面做空资金也无法承受股价上涨带来的巨大亏损。

所有人也都低估了利益集团的贪婪和恶毒。肖侯被罢免,7月1号离开康得新,7.5号江苏局下刀,一切都是那么急切。

接着就是铺天盖地的舆论,和某省政府发出的全国各地协助维稳的通知。

当时的舆论有没有被操控,不得而知,但是可以肯定的是,有人可以操控针对康得新的舆论。

当你完整的看待康得新事件后,你才发现背后有多么的不寻常,这背后暗藏多少黑幕谁也说不清楚,同时也有一股力量阻止真相的公开。

利益集团追求的无非是利益,在康得新事件上,利益集团就是为了碳纤维产业链。

具体发生在康得新公司身上,主要就是恶意做空,而且手段极其卑劣。

严重损害了国家的利益,公司的利益以及13.3万中小投资者的利益。

所以,我们要维权,要让国家严查康得新背后的恶意做空行为,查明事件真相。

还原康得新高科技龙头企业本质,还原康得新中小投资者是受害者本质。

原创文章,作者:OK财经,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yokie-paris.com/news/20210420/2443.html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