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财经大学金融硕士考研冲刺:可回收金额的确认

五、 可回收金额的确认:

可回收金额=MAX(公允净额、PV(CF));资产组(合)的可收回金额与其账面价值的确定基础应保持一致,即二者应包括相同的资产和负债,且应按照与资产组或资产组组合内资产和负债一致的基础预测未来现金流量。如资产组的账面价值中未包括营运资金,则在确定可收回金额的未来现金流量时也不考虑期初营运资金的影响。

1、 公允净额的确认:

采用公允价值减去处置费用后的净额估计可收回金额时,公司应恰当选用交易案例或估值技术确定商誉所在资产组或资产组组合的公允价值,合理分析并确定相关处置费用,从而确定可收回金额。

确定公允价值的次序依次为:公平交易中销售协议价格;资产活跃市场价格;以可获取的最佳信息为基础估计,参考同行业类似资产的最近交易价格并作适当调整;仍无法可靠估计则考虑使用价值。

2、 PV(CF)的确认:

采用预计未来现金净流量的现值估计可收回金额时,公司应正确运用现金流量折现模型,充分考虑减值迹象等不利事项对未来现金净流量、折现率、预测期等关键参数的影响,合理确定可收回金额。

(1) 预测期的确认

在确定未来现金净流量的预测期时,应建立在经管理层批准的最近财务预算或预测数据基础上,原则上最多涵盖5年,企业管理层如能证明更长的期间是合理的,可以涵盖更长的期间。如果资产未来现金流量的预计还包括最近财务预算或者预测期之后的现金流量,应当以该预算或者预测期之后年份稳定的或者递减的增长率为基础进行估计。

假设使用后续现金流量永续增长模型,根据销售增长率估计现金流量增长率。根据竞争均衡理论,后续期的销售增长率大体上等于宏观经济的名义增长率。如果不考虑通货膨胀因素,宏观经济的增长率大多在2%-6%之间。即使是具有特殊优势的企业,后续期销售增长率超过宏观经济的幅度也不会超过2%。绝大多数可以持续生存的企业,其销售增长率可以按宏观经济增长率估计。

(2) 预测期现金流的确认

经营现金流(实体现金流)是指企业因销售商品或提供劳务等营业活动以及与此有关的生产性资产投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与现金流量表中“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不同)实体现金流量=营业收入-营业成本-营业税金及附加-销售和管理费用-经营营运资本增加-净经营长期资本增加;

需要注意的是,①对未来现金净流量预测时,应以资产的当前状况为基础,以税前口径为预测依据,并充分关注选取的关键参数(包括但不限于销量、价格、成本、费用、预测期增长率、稳定期增长率)是否有可靠的数据来源,是否与历史数据、运营计划、商业机会、行业数据、行业研究报告、宏观经济运行状况相符;与此相关的重大假设是否与可获取的内部、外部信息相符,在不符时是否有合理理由支持。②对通货膨胀因素的考虑应当和折现率一致。一般折现率选用的名义利率包含了通货膨胀因素,故通常使用含通货膨胀的名义货币预计现金流量。③存在内部转移定价的情况下,应对内部转移价格进行调整,采用在公平交易中能够达成最佳的未来市场价格估计数进行预计。④若以前期间对商誉进行减值测试时,有关预测参数与期后实际情况存在重大偏差的,应充分关注管理层是否识别出导致偏差的主要因素,是否在本期商誉减值测试时充分考虑了相关因素的影响,并适当调整预测思路。⑤恰当的利用资产评估机构的工作成果。

(3) 预测期折现率的确认

1)概述

折现率应当是反映当前市场货币时间价值和资产特定风险的税前利率。该折现率是企业在购置或者投资资产时所要求的必要报酬率。即如果投资者选择一项投资,从中获得的现金流量在金额、时间和风险方面将与企业预期从该资产中获得的相当。

这种折现率是通过对类似资产当前市场交易中的内含利率(首先考虑市场利率),或拥有相似服务潜力和风险的资产组的上市公司的加权平均资金(资本)成本进行估计得出的。若难以找到拥有相似服务潜力和风险的资产组的上市公司,可以选择资产组所在主体(测试主体)的加权平均资本成本作为替代利率。

折现率应当反映与内含在预计现金流量中的假设相一致的假设,即计算折现率的口径与预计现金流量的口径一致。折现率不反映已对现金流量估计数做过调整的风险,否则,将会重复计算某些假设的影响;企业在估计资产未来现金流量现值时,通常应当使用单一的折现率。但是,如果资产未来现金流量的现值对未来不同期间的风险差异或者利率的期间结构反应敏感的,企业应当在未来各不同期间采用不同的折现率。

因权益所有者要求的是税后回报,且债务利息支出可从应税收入中扣除,故计算的WACC是税后的资本成本,需要将其折算为税前的资本成本。“税前折现率”取决于所得税率、税后折现率、未来现金流量的时间以及资产的使用寿命。理论上,只要税前折现率是以税后折现率为基础加以调整得出,以反映未来纳税现金流量的时间和特定金额,采用税后折现率折现现金流量的结果与采用税前折现率折现税前现金流量的结果就应当是相同的。税前折现率并不总是等于以标准所得税率调整税后折现率所得出的利率。仅当现金流均衡,且没有递延所得税的情况下,不经调整的还原才有可能得出正确的结果。当存在重大的前期递延所得税时,使用价值可能不是确定可收回金额最合适的方法。

折现率税前=WACC税后/[1-(所得税率+税率调整)]

其中“税率调整”项可考虑企业的有效税率及税款的时间价值进行调整,或者更精确地,使用两步迭代计算法将税后折现率转换为内含税前折现率(首先,使用税后折现率对税后现金流进行折现;然后,确定应用于税前现金流能够得出相同结果而需要采用的内含税前折现率)

根据证监会2019年组织的“商誉减值审计与评估专题检查”,超过八成的税前折现率指标集中在10%至18%之间,并以13%至15%区间最为常见(占比31.21%)。

2)加权平均资金成本(WACC)的计算

(a)(有息)债务总额D

一般指长期占用的有息负债;如果企业的长期资产有一部分是由短期负债支撑的,可以使用短期有息债务加长期有息债务的金额。严格来说,计算WACC应使用债务总额的市场价值;一般认为负债的市场价值和账面价值相同。

(b)权益资本总额E

计算WACC应使用资本总额的市场价值;一般认为资本的市场价值就是股票市值。

(c)税前债务成本Kd

此处的债务成本是测试主体未来借入新债务的成本。即应当是未来的增量资金的边际成本,不是已经筹集资金的历史成本。现有债务的历史成本,对于价值评估而言是不相关的沉没成本。实务中可以选择测试主体或可比公司发行的长期债券的到期收益率(将债券在预期存续期间内的未来现金流量,折现为该债券当前市价所使用的利率)作为Kd。

可比公司应当与测试主体处于同一行业,具有类似的商业模式。最好两者的规模、负债比率和财务状况也比较类似。若测试主体没有上市的债券,也找不到合适的可比公司,则需要使用风险调整法估计债务成本,即无风险利率加企业的信用风险补偿率。实务中可以使用增量借款利率或测试主体最近一次借款的利率。例如2019年5年期以上贷款的基准利率为4.90%(2015-2018年:4.90%;2014年:6.15%),企业实际的增量借款利率可能更高。根据《中国人民银行公告》(公告[2019]第15号),自2019年8月20日起,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按新的形成机制报价并计算得出。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由各报价行按公开市场操作利率(主要指中期借贷便利利率)加点形成的方式报价,由全国银行间同业拆借中心计算得出,为银行贷款提供定价参考。目前,LPR包括1年期和5年期以上两个品种。2019年12月31日,适用的LPR五年期为4.80%。

(d)股权成本Ke

在估计股权成本时,通常使用资本资产定价模型,此时,股权成本等于无风险利率加上风险溢价。而风险溢价通过根据资产组的系统风险调整市场风险溢价来计算。计算公式如下:

(e)无风险报酬率Rf

通常认为政府债券没有违约风险,可以代表无风险利率。计算资本成本的目的主要是作为长期投资的折现率,且短期政府债券的波动性较大,其变动幅度有时甚至超过无风险利率本身,故一般选择上市交易的长期政府债券的利率作为无风险报酬率。通常可选择10年期或10年以上财政部债券的到期收益率作为无风险利率的代表。例如根据财政部网站数据,2019年末10年期国债的收益率为3.14%(2018年:3.23%;2017年:3.88%;2016年:3.0115 %;2015年:2.82%;2014年:3.62%)因为实务中一般使用含通货膨胀的名义货币编制预计财务报表并确定现金流量,与此对应,应使用包含了通货膨胀因素的长期政府债券的名义利率。

(f)市场平均收益率Rm

指β=1的股票要求的收益率,也是指包括所有股票的组合即市场组合要求的收益率也即平均风险股票报酬率。较短的期间提供的风险溢价比较极端,无法反映平均水平,因此应选择较长的时间跨度来计算Rm。所选择的期间最好既包括经济繁荣时期,也包括经济衰退时期。几何平均数的计算考虑了复合平均,能更好地预测长期的平均风险溢价,故建议采用几何平均数来计算权益市场平均收益率。

因上证指数与深证指数波动较大,上证综合指数和深证成份指数最近15 年的年平均收益率为7.27%(2018年:4.23%;2017年:7.90%;2016年:6.03%;2015年:5.19%;2014年:7.06%),而上证综合指数和深证综合指数最近15年的年平均收益率为9.01%(2018年:5.93%;2017年:8.64%;2016年:7.12%;2015年:6.30%;2014年:15.30%)。实务中,可以选择最近28年的上证综合指数和深证成份指数的平均收益率8.80%(2018年:8.01%;2017年:9.80%;2016年:9.90%;2015年:11.14%;2014年:11.09%)作为权益市场平均收益率。

(g)风险系数β

β是资产组的收益率与市场组合之间的相关性,反映了相对于市场组合而言特定资产组的系统风险。计算β值时,需要考虑有关预测期间的长度和收益计量的时间间隔:在资产组风险特征无重大变化时,可以采用5年或更长的预测期长度;收益计量的时间间隔一般使用每周或每月的收益率。

β的计算口径应与Rm保持一致,即若Rm是包括所有股票的市场组合的平均收益率,计算β时的标的指数应包括所有股票;若Rm是企业所在行业的平均收益率,计算β时的市场组合应是相应的行业组合。实际计算β时,若Rm的市场组合来自上证综合指数和深证成份指数,可以选择“沪深300指数”作为标的指数。

实务中,可以选择拥有相似服务潜力和风险的资产组的上市公司的β值作为测试主体的风险系数。若难以找到拥有相似服务潜力和风险的资产组的上市公司,可以选择5家可比公司作为参照公司,通过查询各参照公司100周已调整的剔除财务杠杆后的β系数(βu),以各参照公司βu的平均值作为测试主体的βu,进而根据测试主体目标资本结构计算出测试主体的β。即:β=[1+(1-T)×D/E]×βu 。

计算WACC时,有三种可选的加权方案:账面价值加权、实际市场价值加权和目标资本结构加权。因为账面价值是基于历史成本,其结构反映的是历史结构,不代表未来,且不能反映当前的市场价值。而市场价值由于不断变动,其计算值波动较大,且随时变化。目标资本结构代表对未来将如何筹资的最佳估计。因此,通常应选择按平均市场价值计量的目标资本结构作为权重。

(h)企业特定风险调整系数Rc

根据企业具体的经营状况、优劣势及管理风险确定企业特定风险调整系数Rc。

六、 商誉减值的分摊确定:

A公司2X17年以2,000万元取得B公司80%股份,构成非同一控制下企业合并。购买日B公司可辨认净资产的公允价值为2,000万元。2X18年12月31日的相关信息如下:(1)A公司合并财务报表确认商誉400万元;(2)2X18年12月31日B公司可辨认净资产的账面价值为2,500万元。假定B公司作为一个整体是最小的资产组,除流动资产外,其他资产的可收回金额均无法单独确定。2X18年12月31日,A公司确定B公司的可回收金额为2,000万元。

原创文章,作者:OK财经,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yokie-paris.com/news/20210428/2722.html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