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法规】国债券代保管凭证的法律风险与风险

案情简介:1997年至1998年,银行负责保管公章的秘书杨某在办公场所收取胡某等人委托购买国债券的款项,并未依财政部规定出具代保管凭证,而是出具加盖银行公章的《申请书》,载明的国库券名称、利率、到期兑付时间均与财政部公告有差异。2000年,杨某因犯诈骗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3年。胡某等人起诉银行要求赔偿。

法院认为:①杨某在银行办公场所内收取胡某等人款项后,以银行名义向胡某等人出具《申请书》,该申请虽系杨某擅自使用,公章亦系擅自加盖,但银行存在公章管理不善问题,该过错与胡某等人因杨某诈骗行为而造成损失之间具有因果关系。依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在审理经济纠纷中涉及经济犯罪嫌疑若干问题的规定》第5条第2款关于“行为人私刻单位公章或者擅自使用单位公章、业务介绍信、盖有公章的空白合同书以签订经济合同的方法进行犯罪行为,单位有明显过错,且该过错行为与被害人的经济损失之间具有因果关系的,单位对该犯罪行为所造成的经济损失,依法应当承担赔偿责任”规定,银行应对杨某犯罪行为给胡某等人造成的损失承担主要赔偿责任。②行政法规及财政部公告中对出售国债名称、利率、到期兑付时间,应为公知事实。胡某等人作为正常的人在同等情况下未认识到申请书上记载的国债存在虚假的事实,因未尽合理注意义务,应自负一定过错责任。国债券保管合同形式上虽存在瑕疵,但财政部关于国债券代保管凭证的通知对象并非公众,且主要规范国债券代保管业务经营者行为,银行无证据证明胡某等人知晓上述规定而未要求按此规定办理。判决银行对胡某等人损失承担80%赔偿责任。

实务要点:行为人利用自己的身份及单位公章实施犯罪行为,单位有明显过错的,应对受害人损失承担相应赔偿责任。

案例索引:贵州高院判决“某银行与胡某等委托保管合同纠纷案”,见《胡朝双、魏玉珊、聂忠明、刘光英与中国工商银行贵阳市中华路支行债券委托保管纠纷再审案——如何正确认定经济犯罪中所涉当事人的民事责任》(唐伟宁、杨进平,贵州高院),载《审判监督指导·案例评析》(200602/20:102)。

===================

阅读提示:本案例摘自天同码。天同码,是北京市天同律师事务所借鉴英美判例法国家的钥匙码编码方式,收集、梳理、提炼司法判例的裁判规则,进而形成中国钥匙码的案例编码体系。《天同十八部》已由法律出版社出版。

原创文章,作者:OK财经,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yokie-paris.com/news/20210509/3122.html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