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债券 / 贵州县级平台1亿金交所产品违约(图)

贵州县级平台1亿金交所产品违约(图)

日期:2021-05-18 10:02:57

贵州县级平台1亿金交所产品违约

贵州三都城投在无锡金交中心发行产品于2016年9月开始募集,累计募集规模达1.7亿元,期限为两年,分20期进行,募集资金主要用于全部用于三都水族自治县农贸市场片区基础设施建设工程项目。

第五期产品本应于10月3号到期还本付息,延期一个月后仍然无法兑付。

产品亮点:县政府批复三方承诺函,担保方也为国企,并有估值5亿的土地抵押担保。

在产品经理圈三都地区负债二三十亿传言屡出,更有机构投资经理认为,三都负债60亿肯定有的!

“问题最早出在第五期产品上,本息兑付的时间是10月3号,但几天过去都没动静。于是,我们找城投公司负责人和县领导层面开始沟通,对方说要延期一个月兑付。”一位投资者顾先生表示。

顾先生说,这笔产品延期1个月兑付后,一共13个人到当地找过城投公司,最后发行人写了条子,兑付了10%的本息和到期利息,剩余的90%本金依旧延期。

根据三都城投方面的说法,由于县财政统筹资金出现问题,导致第5期产品延期到2018年11月8日兑付,本期产品实际逾期超过1个月,形成实质违约。

事件可以回溯至2016年8月。当时,三都城投开始委托渠道方协助在无锡金融资产交易中心(以下简称“无锡金交中心”)发行上述产品。产品于2016年9月开始募集,累计募集规模达1.7亿元,期限为两年,分20期进行,募集资金主要用于全部用于三都水族自治县农贸市场片区基础设施建设工程项目。

虽然当地城投有出具诸多承诺和担保措施,但在第六期产品开始,城投方面便再未进行产品兑付,截至12月7日,实际违约产品(第6-13期)本息共计1.031亿元,未到期本息额2672万元,该系列产品包括尚未到期的仍有1.3亿本金尚未兑付。

从多位三都城投产品经理处了解到,目前除上述产品外,另外几个产品也出了问题。“三都城投和三都国资负债60亿肯定有的,态度都挺好。肯定还,需要给他们时间,最低需要1年。”另一家机构理财经理透露,在产品经理圈三都地区负债二三十亿传言屡出。

担保齐全仍违约

资料显示,为确保顺利融资,2016年三都水族自治县方面曾发过三份文件用以加强还款履约可能。

产品发行前,三都水族自治县财政局方面出具关于三都城投发行直接债务融资产品还款安排的2016年24号文件,承诺将上述产品的相关本金、利息及相关费用纳入年度财政预算。同时,财政局将三都人民政府财政收入优先予以安排,“即若三都水族自治县城镇建设投资有限公司在产品到期日无法偿付本金及利息时,县财政局将于接到产品受托管理人通知后向产品持有人支付全部产品本金及利息,确保产品持有人投资收益。”与此同时,当地亦对产品本息到期偿还作出承诺。

同时,根据该项目认购协议显示,除承诺外,贵州省三都水族自治县国有资本营运有限责任公司提供——全额无条件不可撤销的连带责任保证担保。同时,上述三都城投提供其名下价值5.05亿的土地进行抵押担保。

“因为有县政府批复文件,另外融资方、担保方都是国有企业,觉得有政府信用,感觉比较安全。”顾先生表示。

其后,三都城投出具延期方案,到期产品将安排在2019年5月31日前,根据实际县财政统筹资金的情况陆续安排兑付。三都城投表示,公司承诺在2019年5月31日后不再展期,在展期期间投资者收益率按年化12.5%给予投资者进行补偿。

实际上,贵州地区方面整体债务水平偏高,截止到2017年末,贵州地方债务余额为8607.1亿,规模仅次于江苏、山东等经济发达省份,全省债务率(地方债务余额/GDP)为63.5%,偿债率(债务余额/综合财力)水平达238%,突破100%安全警戒线。本次风险爆发的三都水族自治县所在的黔南州2017年负债率为65%,偿债率高达335%。

经整理,2018年以来,贵州城投风险事件频发。2018年7月,棚改产品“首誉光控黔东南州凯宏资产专项资产管理计划1号”构成逾期,同月贵州铜仁棚改项目“金诚铜仁城市化发展2号私募基金”第三期还款日,产品本息未能完成兑付,构成逾期;2018年8月贵州铜仁武投平台公司2016年前后发行的另一棚改项目私募基金“坦沃资产-政信302号私募基金”逾期。

陕西首家城投公司非标违约

在全国范围来看,陕西的政府负债率处于较低水平,城投公司整体负债规模也不高,围绕城投服务的投行狗们大部分在陕西的业务都比较少。但也不代表没有债务率高的地方,近期多处信源爆料,渭南市管辖的韩城市城投公司信托计划出现逾期,这可能是陕西省首例城投公司非标债务违约。

3亿元政信信托产品违约,牵出了地方城投和金控集团资金链之虞。

近日,投资者透露称,“方正东亚·方兴309 号韩城城投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以下简称“方兴309号”)到期未兑付,已实质性违约。信托公司相关人士透露,该信托产品所募集资金规模为3亿元,截至目前,到期规模2.1亿元,但目前到账仅3000万元。

“方兴309号”于2017年4月至7月之间,陆续发行了10期,募资规模总计3亿元,产品期限为18个月,预期年化收益率在6.5%~6.8%之间。

该信托产品的融资人为韩城城投,是陕西省韩城市唯一的地方政府融资平台,资金用于用于韩城市地下综合管廊建设项目。

担保方韩城金控,由韩城市国有资产管理局出资,注册成立于2016年3月1日,其注册资本为10亿元,实缴资本3亿元。

此次违约的“方兴309号”,还得到了财政局资金承诺函等文件支持。

根据该信托产品安排,由韩城市财政局出具资金承诺函,明确若韩城城投不能按时偿还本笔信托贷款及利息,韩城市财政局将安排财政资金对韩城城投予以全额补助,专项用于偿还本笔信托贷款本息。

但值得注意的是,16年来中央政府一再出文规范,严格将平台债务与政府信用相剥离,而17年发行的“方兴309号”中出现财政局承诺函等“三件套”担保明显存在违规。

产业升级中的不堪重负

韩城城投和担保人韩城金控近年来融资规模快速增加、负债不断上升,韩城城投更是面临着业绩下滑和流动性紧张的窘境。

韩城市于2015年初提出的“三年千亿产业振兴计划”,其后大举签订投资项目,投资额高达5千亿主要包括市政基础设施建设项目、产业园项目、金融特色小镇项目。

韩城金控正是在这一背景下成立,同一时期成立的还有融资再担保公司、基金公司、融资租赁公司、大宗商品交易中心、文化艺术品交易中心等金融机构和交易平台。

事实上,韩城市千亿“追赶超越”的“快跑”过程中,阵痛正逐渐隐现。

作为韩城市唯一的地方融资平台,韩城城投负债率、融资规模同步大幅增长,也的确面临着资金流动性紧张的问题。

在融资方面,韩城城投分别于2016年10月20日和2018年3月23日发行公司债券(“16 韩城投”“16韩城城投债”)和私募债券(18韩投01)各10亿元。

2015年至2017年,韩城城投的资产负债率持续上升,分别为29.86%、48.24%和57.31%。韩城城投融资规模迅速增加,筹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分别为17.18亿元、65.70亿元和93.36亿元。

此外,2018年上半年,韩城城投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为45.31亿元,2017年上半年为71.52亿元,同比减少36.65%;投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合计-10.21亿元,2017年上半年为-15.74亿元,均为负数。

除韩城城投发行的“方兴309号”之外,韩城金控今年以来也发行了多只信托产品,比如“百瑞信托·富诚68号韩城金控集团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光大兴陇·弘远10号韩城金融控股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等。上述信托产品均由韩城城投作为担保方。

针对“方兴309号”违约一事,韩城金控办公室的一位负责人表示,“还款安排已经有了,我们不接受电话采访,建议你们联系城投公司。”韩城城投则表示已收到采访需求,承诺会尽快回复,但截至发稿未作出回应。

关注微信公众号
微信二维码
标签
金交所